137-1143-9786

020-39945396

广州美院各部门领导莅临我司广州雕塑厂,对《艰苦岁月》铸铜雕塑及《开荒牛》青钢雕塑两座潘鹤大师的铸铜雕塑艺术品进行验收工作,并为广美--广州晋凯雕塑铸铜厂实践教学基地举行揭牌仪式。

< 返回2019-12-05

        广州美院各部门领导莅临我司广州雕塑厂,对《艰苦岁月》铸铜雕塑及《开荒牛》青钢雕塑两座潘鹤大师的铸铜雕塑艺术品进行验收工作,并为广美--广州晋凯雕塑铸铜厂实践教学基地举行揭牌仪式。


广州雕塑厂

雕塑艺术品

                                    广州铸铜厂

铜象定制加工

                                    青钢铸铜

十二生肖铜象


广州铜象雕塑铸造

广州晋凯雕塑铸铜厂实践教学基地举行揭牌仪式


不锈钢雕塑铸造

雕塑设计

广州美院各部门领导


《艰苦年月》成功地经过老兵士吹笛、小兵士依偎身旁倾听的造型,表现出战争年代的革新达观主义精力和神往革新胜利的信仰。在三角形的构图中,体积崎岖波涛,方法自在,艺术形象生动天然感人,诚为50年代的经典之作。 


在新我国美术史上,在新我国雕塑史上,在表现革新历史体裁的范围内,《艰苦年月》都是一件十分重要的著作。它以动听的形象,表现了最能在观者心灵中激起共鸣的主题。如今《艰苦年月》已成为各种中小学美术赏识教材及百年美术必录入的著作之一。著作原件现存于我国革新军事博物馆。这一著作是潘鹤受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委托,为建军30周年美术展而做,其时的主旨是要表现第四野战军解放海南的情景。潘鹤放弃了浅白地表现战争胜利场面的思路,他采访了曾任海南游击队司令员的冯白驹,决定从艰苦场面来表现。成果草稿由于“没有表现革新高潮和胜利”而被否决了。不服输的潘鹤坚持了自己的思路,终究构成了一个老兵士和小兵士的形象构思。在艰苦年月里,老兵士仍然吹奏起高兴的笛子,嘴角微溢着笑意,小兵士托腮倾听,憧憬着未来夸姣的日子。一种活跃达观的精力深深地感染了观看的人。


潘鹤是我国当代闻名雕塑家。在近半个世经的艺术生计中,他创造了许多优异的雕塑著作。关于我国雕塑艺术的开展作出了重大贡献。50年代中期,他创造的雕塑《艰苦年月》生动刻画了艰苦奋斗环境中的赤军兵士信仰坚决,开畅旷达的光芒形象。成功地经过老兵士吹笛子,小兵士依偎身旁倾听的造型、表现出艰苦年代的革新达观主义精力。在三角形构图中。体积崎岖波涛、方法自在,艺术形象生动天然,成为50年代的经典之作。


潘鹤1926年出于广州,其时轰轰烈烈的广州起义被反动势力打压下去,广州城处于凄风苦雨之中。社会的革新、家庭的磨难,幼年和少年并没有给潘鹤留下夸姣的回想,日本帝国主义对我国大好河山的蹂躏,战乱中的我国处处生灵涂炭,少年的潘鹤关于我国公民遭受的磨难有了切身的悲痛感触,社会环境给予他丰厚生动的人生教育,从1949年到1960年,潘鹤创造了《课余》《艰苦年月》《深恶痛绝——省港大罢工》《得了土地》和《耳濡目染》五件雕塑著作,尤其是《艰苦年月》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艰苦年月》是雕塑家潘鹤对革新战争年月赤军兵士的实在再现,具有明显的年代特色,表现了革新的实际主义与革新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精力。


回忆50年代这段历史时,当然不会忽略毛泽东在1950年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以及同是那一年他在同音乐工作者谈话中发表的对艺术民族方式和学习外国艺术的原则性意见,1958年关于革新实际主义与革新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造方法与一系列重要论述关于美术开展所发生的巨大推动效果。《艰苦年月》正是革新实际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艺术著作。


在其时英雄主义和达观主义是广大群众迫切要求和热列欢迎的主题,也是最能激起艺术家的创造热情的主题,这个主题可以经过激昂的炽热的奋斗场面来表现,世可以经过肃修的静谧或欢愉的——各种不同的日子气氛来表现。而潘鹤先生恰恰以两个赤军兵士动听的形象表现了这个最能在观者的心灵上激起共鸣的主题。


《艰苦年月》遵循了实际主义的创造方法,以写实的方法刻画人物。关于实际主义的创造方法,俄国美学家车尔尼雪夫斯基以为:坚持实在地再现日子,实在地反映客观国际的实际实质和历史实质,并实在地表现艺术家片面国际的情感,《艰苦年月》以大的崎岖构成丰厚动听的神态,实在再现了战争年代中的赤军兵士的形象,这些人物形象的刻画从一个旁边面也表现了雕塑家内心对兵士们的情感,对未来的期望的神往。


《艰苦年月》又具有浪漫主义特征,它是在实际日子的基础上,进行了抱负化的加工,提炼,以特定的情节抱负的描绘,刻画了抱负化的目标,兵士们形象生动,充满了对未来期望的渴望,坚决了革新战争必胜的决心,兵士们面临艰苦的日子,没有被困难压倒,而是苦中作乐,充满了梦想和对夸姣事物的回想,著作又极具诗意性。


雕塑家潘鹤先生具有高明的创造技巧,《艰苦年月》中两位赤军兵士的形象刻划,绘声绘色,老兵士的面孔上那种由于饱经风霜和长期战斗日子,由于常常沉思而显得特别深入的皱纹,一双只要长年繁重的劳作才足以磨练成的那样粗大的手,穿着一身破旧的军装,尽管精瘦却显得十分有力的筋骨,显示出老革新者的不平凡的日子,表现出一个老赤军的性格美,少年那种信任而亲密地倚在老兵士的身边,仰首瞩望着远方的姿态,入神地倾听着,像是已进入一种夸姣的遐思的表情,都明确地刻划出一个年青的革新兵士关于夸姣未来的神往。从方式结构上看,雕塑家经过一老一少年纪的比照,冷静老到和单纯幼稚,性格上的比照,一个吹笛情真意切、一个倾听凝神遥想,构成动态和心情的比照,老少两人坐的方位,一高一低,在构图方式上构成了明显的比照,连笛了和步枪的摆放都巧妙地运用了比照方法,艺术家用富于流动感,质朴带有涩味的方法,刻画出艰苦环境中逼真生动,富有性格特征的赤军兵士的光芒形象。《艰苦年月》这件具有日子抒情诗般风格的艺术著作,关于学习前靠的质量,陶冶了人们活跃向上的崇高的情趣。


潘鹤的艺术风格是他的思维和品格的实在表现,他的艺术生命紧紧地与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他的著作之所以有这么感人的力量,正是由于他对年代,对日子的深入而强烈的感触,潘鹤先生说:“好的艺术一定是面向公民的——对此我一向深信不疑”面向公民、面向社会,面向年代,这是潘鹤的艺术具有巨大并且永久的生命力原因之所在。


我国社会改革开放时期,他创造了在改革大潮中,公民群众意气风发,不畏困难,埋头苦干勇于拔穷根的《拓荒牛》。从70年代未到80年代初,他的雕塑创造有了一个大的转折,从室内走向了室外,并为我国城市雕塑的开展大声疾呼。


《艰苦年月》著作已被国内外闻名博物馆,美术馆保藏,国内外上百种刊物、刊发了著作的图片和评论,《艰苦年月》已被广州雕塑厂,广州铸铜厂制成巨大的铜像雕塑,安放在深圳特区和海南省广场,鼓励新一代我国创业者牺牲改革开放振兴中华的大业。一起又以《艰苦年月》做为体裁、制作了诗篇短剧和舞蹈著作,广为传达。并且还被编入了中学、小学生的讲义,成为弘扬革新精力,培育革新事业接班人的模范之作。


更多阅读

在线客服